新闻信息

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贷款本无罪 躺枪何太急!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休

贷款本无罪 躺枪何太急!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休庭

2019-12-17 来源: 浏览:50次

2019年12月11日晚,震惊全国的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从庭前会议、排非程序启动,到侦查人员出庭,经发问、质证、举证、法庭辩论阶段,历经三天庭审后休庭。控辩双方对此案分歧很大,法庭将择日宣判。检方指控几名被告人构成合同诈骗罪。刑事律师事务所王学强律师、四川国金律师事务所赵本富律师担任资金使用方的辩护人出庭,为张某作无罪辩护,并发表了辩护词《贷款本无罪,躺枪何太急》。

 

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开庭画面截图

一、 美的集团被骗案”10亿案细节曝光,真相令人哭笑不得

近日,随着美的集团被骗案件的审理,其48小时被骗10亿的案件细节也不断被曝光。

2017年6月29日,美的集团对外发布公告确认下属公司在一笔规模高达10亿元的理财投资中遭遇诈骗。事后,经查证,属于美的集团的这10亿元资金被拨付到四川成都及贵州铜仁的两个用款方,金额分为7亿和3亿。

 

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美的集团下属理财案件的公开声明图片

虽金额涉及数额庞大,但骗局背后的故事却十分简单。美的集团为盘活资金,有意对外放款;一些缺乏资金的小公司有意吸纳投资;美的作为企业没有资格从事放贷业务,想要完成这笔投资则需要有金融机构作为“通道”。于是,几方关键人物一拍即合,设计出了一套投资理财方案。

一方面,华创证券与美的签订一项标的为3亿元的《华创恒丰86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》,同时华创证券与陆家嘴信托签署了一份《陆家嘴-安泰信托合同》,华创证券作为委托方,陆家嘴信托作为受托人,将3亿元资金作为信托资金放款给安泰公司。

另一方面,美的通过认购一个价值7亿元的单一资管计划投资,委托信托公司向「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」的3个「授信客户」发放委托贷款。

 

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被骗资金流向图片

故事到这里还稍显平淡,精彩而又充满戏剧性的部分在于两家银行出具的“兜底书”。

2016年3月9日,美的方负责人来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涂永忠的办公室,在这间办公室内,美的方负责人不仅见到了安泰公司负责人,还见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“潘副行长”。3月21日,美的方负责人再次来到这间办公室,并成功拿到了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签字盖章在的《兜底担保函》。不过他们都不知道,这一切只是一场“闹剧”。他们见到的“潘副行长”是由安泰公司员工假扮的、在《兜底担保函》上盖章的银行工作人员也是由安泰公司员工假扮的、盖在担保函上的印章则是造假私刻的“萝卜章”。

 

图为“美的集团被骗案”中所使用的萝卜章

3月22日,在中国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客户经理陈某的办公室里,也发生了上述一样的戏码。一只不过这次的演员换成了“黄行长”、道具换成了另一个“萝卜章”。

令人感到无语的是,受“萝卜章”所骗的远不止一家。如2014年,山东的闫某就曾利用其控制的三家公司,虚构贸易背景,伪造的某石化公司公章及法人章,与某银行济南分行、某银行泰安分行等多家银行签订三方保兑仓协议,骗取多家银行开具银行承兑汇票,票面总金额99亿余元。2008年,日本医神公司高管谎称拥有丸红公司的担保,伪造的丸红公司文件骗取了雷曼兄弟3.5亿美金。

从浅显的角度看,我们可以将美的等企业的受骗归结于“贪婪”、“内鬼”或“愚蠢”,但实际上美的被骗事件中暴露出了另一个曾经切实存在过的现象——“抽屉协议”,以及一个令人略显担忧的现状——“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”。

什么是“抽屉协议”?

字面意义上来看,“抽屉协议”就是双方签订后放在抽屉里,不对外公布的协议。而在银行业,其最早产生的于银行与企业的担保贷款中。当银行觉得明面上的担保条件不够,而企业为了满足银行条件,又怕公开后有损企业形象等其它不方便原因,双方就会在流程上走抵押物和系列担保措施,私下再签订一个协议作为担保事宜的补充,这个如不发生债务风险,通常不会公开,这个协议就是“抽屉协议”。

 

中国银监会下发《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》截图

二、为何明知银行兜底属于监管违规行为,还会相信这份担保函的真实性呢?

而在美的一案中,为何明知银行兜底属于监管违规行为,还会相信这份担保函的真实性呢?原因在于当时,当事人笃信这样的“抽屉协议”是存在即合理的。

好在,2017年12月22日,中国银监会下发《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》对存在风险隐患的银信通道业务作出新约束,首次提出把银行表内外资金和收益权同时纳入银信类业务的定义,对其实施穿透式监管,进一步抑制监管套利。业内人士表示,此举明令禁止了银行和信托的“抽屉协议”。

其次,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早已不是一个个案。

如2014年至2017年的四年间,药明康德在理财方面的投入共计约34.66亿元;2017年全年,温氏股份使用自有闲置资金进行委托理财的累计发生额共计人民币152亿元;除此之外2018年就有晨化股份、益丰药房、广博股份、南山铝业、隆平高科、汇金科技、南京高科、德赛西威、牧高笛等多家上市公司公告购买理财产品。

以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无可厚非,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盘活资金的作用。

但现实情况是,不少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的钱为募资资金。在“保本理财”已不存在、金融市场风险波动较大的现在,上市公司大规模购买理财产品真的是对股东负责任的一种表现吗?

延伸阅读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12-22 12:13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篇:北京刑事律师事务所受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刘艳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